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陈家泠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专访陈家泠:“泠”式风格的绘画

2013-09-26 11:51:13 来源:雅昌艺术网华东站作者:王娜
A-A+

  2007年,陈家泠和吴冠中有过一个对谈,吴冠中提出艺术家的本质工作是提高人们的审美,而陈家泠也意识到当下中国具备文化欣赏力的中间力量很薄弱,审美的普及远远不够。那次对话后不久,陈家泠成功地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自己的花鸟画主题个展“灵变”,但与吴冠中对话引发的思考却一直萦绕于他:在各个时代,艺术家都应该是对美最有感受的人,为什么古人能够画出造型奇特却依然深具美感的人物,而当下的多数人物画作品要么过于真实而流俗,要么过分夸张而造作?为什么当年蔡元培先生要提倡美育代替宗教?为什么如今的国富并没有带来 “人美”?而我们的生活为什么也还走不进“日用即道”的境界?

  9月21日,陈家泠最新个展“化境”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展,展览以万紫千红、万水千山、万种风情,万变为宗四大主题集中呈现了其近年的艺术成果,相对六年前的展览,陈家泠有意识地在两方面进行了探索:一是作品从花鸟画为主,走向人物、山水、花鸟和工艺美术的全面展示;二是作品从面向美术专业受众,到向大众普通观众拓展。

  从“灵变”到“化境”,从纯粹的花鸟作品到对人物画、大山水和传统工艺美术的再度感悟,有意无意间,陈家泠完成了一个审美从自我到普度的过程,用作品回答了六年前开始的那些思索。正如中国国家博物馆馆长吕章申在为该展所撰的前言中所述,“陈家泠的“化境”为中国21世纪的艺术带来一片清新,也为当代水墨画艺术的发展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同时,他还把中国艺术审美的精神和趣味推广到诸多生活实用器具和生活过程之中,将审美扩展到现实生活领域,为美的生活、生活的美增添了色彩和情调。”

  崇美、画美、审美、传美,借着“化境”之展,我们来听陈家泠谈美。

  王娜:在最近的一个采访中,你提到“我现在的时代比陆俨少老师那个时代更好了,但还不是最理想的,还没有达到我理想的程度。”那么你理想的时代是什么样子的?

  陈家泠:我的理想时代,很明确,必须达到三点:国富、兵强、人美。

  前两点与我个人的经历有关,我生于1937年,国弱兵羸的时期,那时候过来的人都有强烈的民族责任感。中国历史上这三点是很难统一的,富裕的时候兵不强、艺术审美高的时候国力弱。宋代皇帝是艺术家,当时汉民族达到了高度的文化修养,这点从宋代的日用品就足以看出来,可惜被蒙古人几匹马就征服了;明代更不用说,明式家具达到了这么简练的程度,没有很高的艺术修养是达不到的,但还是被清朝所灭。

  现在这个时代,前两者好很多了,能看到很大的进步,但是“人美”还差得太远。当然这个滞后也是正常的,韩国女总统朴槿惠最近引用我们中国一句老话“一年树谷,十年树木,百年树人”,说的也是这个道理。物质财富很快就能积累,但是环境好起码要十年,而树人则要百年呢。现在领导提出来要和谐,这还是低级阶段,我们要和且美,所以“人美”要等一百年,因为“人美”是文化当中最困难最高级的审美。

 

  王娜:作为艺术家,你眼中的“人美”是什么样子的?

  陈家泠:我是画家,我理解的“人美”很具体。它是个综合因素,第一个叫文化修养美,不是表面美,没有文化美什么?第二是道德品质美;第三要气质修养美。你看古代的罗汉像,他的骨相就是内在,是他的文化,他的修养和他的信仰。没有文化的积累,那是粗俗庸俗的美。高级的美,不在于豪华,豪华可能是美,但很多时候是很庸俗的。我认为只要你朴素,你调子很统一,就是美。

  王娜:你最早学的是人物画,但多数人却是通过花鸟作品而熟悉你的“泠”式风格,这次你一下子拿出69幅人物画作品,可不可以说是把对“人美”的理解都溶入到这些画作中了?

  陈家泠:老实说我开始动笔画的时候是不知道的,这次展出的几组人物画,各有契机,但是现在画好了我回头看,从源起、画法、思考都是综合了我对人物审美的一贯观点。

  艺术家的功能就是去丑崇美,这是一个责任。看起来艺术家是很松散,很自由,实际上他无形中是有着这个责任。这次我根据杭州西泠孤山藏的五代贯休画十六罗汉的石刻,来画我自己的罗汉,就是这个罗汉符合我对艺术美的理解。

  首先,我一看这个罗汉开相就喜欢,形式太好了,很夸张,这种夸张就是骨相清奇,但又不像漫画那样带有调侃、幽默的夸张。这种奇相、异相有一种英雄气概在里边,这就和佛联系起来了。什么是佛?人中精华就是佛,它的相肯定是好的。我非常佩服古代人,由外到内、由内到外,相由心生,从这个石刻再去想象原画,我就能够体会到古代艺术家对人物的造型是多么讲究,夸张得恰到好处,我们当代人物画没有这么好的,都太普通,太真实了,艺术的东西不能太真实。

  但是,仅仅领悟罗汉的“相”好还不够,还要有能力把它表现出来,意到还要笔到啊。贯休是学唐代阎立本的,后来陈老莲受他影响,再发展到我们海派的鼻祖任伯年,这一路是中国人物画正宗源头,也是我画人物画的“万法归宗”。我有信心画好这个罗汉,第一个基础就是我当年在浙江美院里临陈老莲比较多,那时候潘天寿校长说画好人物画一定要打好工笔基础,我花了很多功夫,对陈老莲这套线条非常熟稔,同时对他的装饰性和人物的造型夸张很有体会。到了70年代,我跟陆俨少学山水,用山水画的线条来画罗汉,陆老师的线条很空灵,很自由,这个技法表现罗汉是很恰当,因为罗汉本身就是神仙,很自由,很有滋味。所以我这次完成了两个转型,一是用国画的笔墨线条来翻译石刻画,二是给没有颜色的石刻加上颜色,化古为今。

 

  王娜:画罗汉是古为今用,这次你还画了一组上海民国月份牌美女。这些女性形象很美,也很摩登,有点洋为中用的味道了?

  陈家泠:我为什么要画民国美女?为什么画得出?其实和画罗汉是一脉相通的。

  美女我早就想画,民国月份牌的素材也已经收集了很久了。罗汉是千年文化的现代化,这组海上美女是百年文化的现代化。我画出来的美女美,因为她更有一份书卷气,是有文化、有格调的。美女的服装我是用的陆俨少的山水画线条,面孔是陈老莲的笔意,另外再加上我多年临古画和佛像的基础,所以线条非常松,不是很实的——画美女的线条是不能打格楞的,一格楞气质就不行了。多年前我大学毕业刚分配到上海的时候,白天看陆俨少老师画画,晚上就找美女学生给她们画,天天画,是下过苦功夫的。

  王娜:所以能不能这样说,这次你在人物画上的深入和创新也是你自身的一个修道?

  陈家泠:肯定是这样。罗汉是谁?罗汉是有机会可以修成佛上天的人,他们因为要到凡间布道,所以放弃了自己上天的机会。这是什么精神?是殉道者的精神。我自己一边画罗汉的时候,一边从本意和思想境界上在向罗汉学习,否则画不好。这就是通过绘画在修行:罗汉在为道而努力,他就不辛苦,而是幸福了。我现在画画的感觉也是一样,先认真,后自由,我不苦,一苦就画不好了。这种悟,我是到了五十岁之后才悟出来的。现在我可以理解蔡元培当年提出来的用艺术代宗教,宗教是人的最高信仰,艺术可以把人类带到最高追求,所以美就是神。

  王娜:你的艺术作品,被很多评论家以“空灵”概括,吴冠中就说你的作品有“心灵”,再加上自己独特的视觉语言,所以让人眼前一亮;从很多访谈中可以看出你自己也很得意这份“空灵”,所以空灵是你的艺术语言,也是你的美的符号?

  陈家泠:我和“空灵”的关系也是冥冥之中有注定的。首先,我是杭州人,美院毕业后就一直生活在上海。当代中华民族的空灵和滋味,就在长江流域;黄河流域是现实主义,是霸气。像我的老师陆俨少的那种潇洒自如、线条流畅,只有在长江流域、在江南这个水土上才生得出。另外,从事艺术的人,导师很重要。我学国画的时候,老师潘天寿是传统型,讲究中国国学和美学、哲学相结合。他倡导的整个中国画的画论、熏陶就很讲究空灵的。

  在绘画的技法上,我是两条腿走路,传统的、现实的、革命浪漫的都学,在技术层面都接受。但是接受到最后,自己慢慢的、甚至无意识地才开始空灵。最后的果是由着以前的因而得,但是以前的因你自己是不知道的;这就好像跑长跑,开始根本不知道会跑成什么样,这我也是在五十岁之后才慢慢体会,而自己内心本源的东西也才开始滋长出来了。

  “化境——陈家泠艺术展”

  主办:中国国家博物馆

  时间:9月22日——10月12日

  陈家泠

  浙江杭州人,1963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师从潘天寿先生。 1963年任教于上海美专,1983年起任教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上世纪70年代跟随陆俨少先生学习山水画及书法。陈家泠立足上海,在继承海派传统中革新发展,自成一家,为当代中国画带来了新象,成为新海派领军人物。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陈家泠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